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杂 感   

2009-09-05 21:1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  ” 自 尊 、 自 强 、 自 爱 、 自 重 “

 

        人是要讲点精神和人格的。 .物质追求当然不能排除,每一个人要生活、要生存,少不了油盐酱 醋 柴米,总不能连起码的生存条件都不具备,还要奢谈什么“不为五 斗米折腰”的高尚情操吧?人不会拒绝物质的改善和物质的不断丰富,所谓“清心寡欲”,如果不是道德圣人的虚伪,也是极个别高人才能修炼到达的极至境界,我辈凡人俗子恐怕只能仰望而不能企及!但 是 , 不管春风得意,还是身处逆境,我们都应该做到、也可以做到的:"自尊、自爱、自 重 、 自强”。

       自 尊,是 人们 试 图 保 护 自 已 的 甲 盔 。 我   人 生 教 育 的 第 一 位 老 师 是 我母 亲 ,  自 小 , 母 亲 就 教 育 我 们:  为 人 处 世 要 “ 不 卑 不 亢 ” 。 小 学 时 , 有 一 次 ,到 一 位 同 学 家 去 玩 , 他 的 父 母 是 政 府 处 长, 看 到 他 家 宽 敞 的 住 房 和 漂 亮 的 家 具 ( 其 实 也 就 是一 套 小 二 室 一 厅 , 摆 设 以 现 在 眼 光 看 来 也 很 普 通) , 回 家 后 向 母 亲 描 述 了 一 番 , 表 现 出 些 许 羡 慕 之 意 。 哪  知 母 亲 听 了 大 为 不 快 , 狠 狠 地 给 我 一 番 斥 责 。  当 时 我 感 到 很 委 曲 : :我 没 说 错 什 么 ,为 什 么 发 这 么 大 的 火 ? 成 年  后 我 才 渐 渐 理 解 了 母 亲  。 母 亲 出 身 于 大 户 人 家 , 外 祖 父 早 年 留 学 日 本 , 毕 业 于 日 本 帝 国 大 学 法 律 系 , 回 国 后 当 过 大 律 师 和 国 民 政 府 县 长 ,   不 幸 因 病 英 年 早 逝 , 从 此殷实 富 裕 的 家 破 落、 母 亲 不 得 不 缀 学  去 当 了 一 个 小 学 教 师 。   旧 式 大 家 庭 家 庭成 员 关 系 非 常 复 杂 ,家 破 落 后 发 生 的 种 种 遭 遇 , 使 她 早 早 感 受 了 世 态 炎 凉 。 解 放 后 ,  才 过 了 一 段 安 稳 生 活 , 五 八 年 家 中 又 出 了 重 大 变 故 ,  早 年 加 入 地 下 党 、  二 十 三 四 岁 就 成 为 中 学 校 长 、 反 右 运 动初 期 担 任 所 在 学 校  “ 反右 领 导 小 组 组 长 ” 的 父 亲 , 因 为 和 上 级 领 导 在 某 些 教 师 “ 划 右 ” 问 题 上 有 不 同 意 见 , 被 指 责 为 “ 丧 失 立 场 、 向 右 派 分 子 投 降 ” , 受 到 撤 职 、 开 除 党 籍 、 行 政 降 级 的 处 分 , 反 右 结 束 前 又 被 “增 补 ” 为 “ 右 派 ”, 分 配 到 另 一 所 中 学 担 任 数 学 教 师。我 母 亲 当 时 是 小 学 校 长 , 因 为 父 亲 的 牵 连, 看 够 了 白 眼 , 受 够 了 刁 难 , 根 本  无 法 正 常 工 作 , 不 得 不 辞去  校 长 职务,  当 了 一 名 普 通 教 师   。  对 于 强 大 外界 压 力 , 母 亲无 法 抗 拒 , 她  需要 有 一 件 坚 硬 的 外 衣 , 把 自 已 重 重  地 包 裹 起 来 ,用 以 捍 卫 自 已 的 人 格尊 严   , 那件 “ 外 衣 ”  就 是 自 尊 , 这 种强 烈 的 保 护 意 识 甚 至 使 自 已 变 得 有 些 过 份 敏 感 。  她 常 说 的 话 是 : 为 人 处 世 要 不 卑 不 亢 , 对 比 自 已 的 强 的 人 要 尊 重 但 不 要 奉 承 、 拍 马 屁 , 对 被 自 已 弱 的 人 也 不 要 看 不 起 , 欺 侮 人 家 。  她  自 已 是 这 样 做 的 ,也 要 求 自 已 的 子 女 也 要 这 样 做, 如 违 反 她 这 个 行 为 准 则 , 就 会 受 到 她 的 责 备 有 时 甚 至 是怒 斥 。母 亲 的 教 诲 被 我 奉 为 人处 世 的 重 要 原 则 ,有 时 看 起 来 不 合 时 宜 、 过 份 腐 迂 , 也 许 会 使 自 已 在 生 活 中 很 吃 亏 ,失 去 很 多 机 会 。 我 理 解 有 些 人 为 了 生 存 , 为 了 改 变 自 已 的 社 会 地 位 , 不 得 不 违 心 对 权 贵上 司 们 阿 谀 、奉 承 , 说 些 言 不 由 衷 的 溢 美 之 词 ,   但我 做 不 来 ,  看 样 子 这 辈 子也 不 会 改 变 了 。 

         如 果   我 们 贫 困 , 当 然 希 望 在 物 质 上 得 到 社 会 和 他 人 的 帮 助 , 如 果 有 人 给  了 你 一 点 什 么 , 譬 如当 你 光 着 膀 子 时 给 了 你 一 件 衣 服 , 你 当 然 会 很 感 谢 , 但 是 当 你 穿 上 这 件 衣 服 时 , 那 人 在 旁 高 喊 : 看 啊 , 是 我 给 了 他 衣 服 , 要 不 然 他 连 一 件 衣 服 也 没 有 ! 这 时 你 会 怎 么 办 ? 要 是 我 ,  会 马 上 脱 掉 衣 服 摔 给 他 , 我 宁 可 赤 膊 也 不 要 这 种 令 人 羞 辱的 施 舍 ! 

 

         叶 挺 、 陈 然 是 我 从 小 十 分 崇 敬 的 革 命 先 烈 , 他 们 在 狱 中 写 的 二 首 诗 至 今 我 都 能 一 字 不 差 地 背 下 来 。 “ 人 的 身 驱 怎 能 从 狗 洞 子 里 爬 出 ! ” “ 人,  不 能 低 下 高 贵 的 头 ” , 这 是 革 命 者 的 气 节 , 也 是 自 尊 的 极 高 境 界 !他 们 所 讲 的 “ 自 由 ”、 “ 狗 洞 子 ”  , 今 天 完 全 可 以 推 而 广 之 ,借 其 意 而 用 之 。我 们今 天不 是可 以 常 看 到 有 些 腐 败 高 官 , 为 了 金 钱 、 地 位 , 不 惜 出 卖 自 已 的 良 心 、 人 格 、 尊 严 , 成 为 新 富 豪 们 一 条 呼 之 即 来 、 挥 之 即 去 的 “ 狗 ” , 最 后 深 陷 牢 狱 , 甚 至 送 掉 自 已 的 性 命 吗 ?    说  到 “ 高 贵 的 头 ” , 我 不 由 想 起 中 学 时 曾 教 过 我 的 一 位 老 师  。 由 于 他 有 些 早 有 结 论 的 “  历 史 问 题” , “ 文 革” 中 被 不 断 批 斗, 但 在 无 数 次 的 批 斗 中 , 他 从 不 屈 服 , 每 次 被 人强 压 下 头 , 只 要 手 一 松 , 他 的 头 颅  就 马 上 高 高 昂 起 ,眼 睛 正 视 前 方, 显 示 出 “ 宁 折 不 弯 ” 的“ 傲气 "  。在 那 疯 狂 的 年 代 , 很 多 人 都 疯 狂 了 , 我 也 如 此 。 看 到 那 位 老 师 那 么 “ 顽 固 ” , 有 些 人 动 手 “ 武 斗 ” 了 , 我 也 混 在中 间,  在 他 的 光 头 上 “ 拍 ” 了 几 下 。 这 时 , 这 位 老 师 向 我 冷 眼 一 看 :  怜 悯 ? 痛 惜 ? 愤 怒 ?意 外 ?失 望 ?  我 被 那 眼 神 深 深 地 震 撼了 , 立 刻 并 且 从 此 收 回 了 我 那 有 罪 的  手 。 我 知 道 , 我 那 “ 几 下 ” , 不 会 对 那 位老 师 的 肉 体 造 成 多 大 的 痛 苦 , 但 却 深 深 地 刺 痛 了 他 的 心 , 刺 伤 了 他 的 自 尊 !几 十 年 过 去 了 , 当 年 已 近 退 休 的 那 位 老 师 也 许 早 已 作 故 , 但 我 仍 然 为 当 初 的 疯 狂 行 为  深 深 地 忏 悔 ,并 且 会 忏 悔 一 辈 子 ! 虽 然 我 那 时 只 有 十 五 、 六 岁 , 还 是 个 孩 子 , 但 我 不 能 因 此 原 谅 自已 , 一 个 伤 害 他 人 特别 是 一 个 长 者 尊 严 的 人 , 永 远 不 应 该 得 到 宽 恕 !             

             

            有 位 人 生 历 经 坎 坷 的 名 人 说 : 强 者 有 二 种 , 一 种 是 能 压 倒 一 切 , 一 种 是 不 被 一 切 所 压 倒 。 能 压 倒 一 切 , 当 然 是 真 正 的 强 者 , 但 是 这 样 的 强 者 是 稀  物 ,少 之 又 少 ,强 中 还 有 强 中 手 嘛 ! 能 不 被 一 切 压 倒 的 强 者 才 是 真 正 的 强 者 , 这 就 是 自 强 不 息 者 。 人 生 不 如 意 事 十 之 八 九 ,在 几 十 年 的 人 生 中 , 人 总 要 碰 到 各 种 意 想 不 到 的 困 难 , 譬 如 说学 业 工 作 上 的 挫 折 、 疾 病 、 失 恋 、 失 业 、 亲 人 的 远 去、 天 灾 、 人 祸 等 等  , 这 些都  是 我们 不 愿 意 看 到 的 , 但 这 往 往 不 以 你 的 意 志 所 左 右 、 所 控 制 、 所 转 移  , 自 强 者 , 就 是 要 “ 既 来 之 , 则 安 之 ” 。  我 的 人 生 不 算 太 坎 坷 ,虽 然  不 如 意、 失 意 事 多 多 ,  但 总 是 “ 有 惊无 险 ” ;  我  不 是 生 活 的 强 者 , 但 努 力 做 一 个 自 强 者 ;  我 的 人 生 很 失 意 ,  至 今 仍 很 清 贫 ,从 所 在 企 业 内 退 后,  重 新 打 工 的 职 业很 卑 微 ,   但 我 有 点 阿 Q精 神 ,不 想 把 生 活 中 的 不 快和 阴 影 放 在 心 上 , 上 网 、 写 博 客、 会 友 、  自娱 自 乐 、 自 得 其 乐   。  现 代 生 活 节 奏 快 、 压 力 大 , 很 多 人 承 受 不 了 ,一 些 人 因 此 失 意 、 不 满 、  忧 郁  , 有 些 人 整 天 牢 骚 不 断 , 牢 骚 越盛 心 绪 越 坏 ,  精 神 障 碍 、 吸 毒、 自 杀  等 时 有 发 生 。 我 想 , 也 许 我 们 无 力 改 变 生 活 , 但  决 不 能 被 生 活 所 压 垮 ,我 们 也 许 不 是 生 活 的 强 者 , 但 决 不 应 做 被 生 活 淘 汰 的 弱 者 , 既 使 伤 痕 累 累、疾 病缠身 ,   我 们 也 要 含 笑 面 对 生 活 的 挑 战 , 生 命 尚 存 , 自 强不 息 !                           

           自 重 、 自 爱 。 我 们 要 自 爱 , 就 是 要 爱 护 自 已 的 身 体 , 如 果 为 了 “ 事 业 ”, 为 了 金 钱 、 地 位 , 不 惜 拼 老 本 , 毁 掉 自 已 的 健 康 , 那 真 太 不 值了 ! 金 钱 、 地 位 和 各 种 物 质 , 都  是 身 外 之 物 ,生 不 带 来 死 不 带 去 , 也 许 有 些 英 年 早 逝 的 事 业 成 功者 ,  临 告别 这 个 世 界 前  会 感 慨 : 早 知 今 日 , 何 必 当 初 !

          我 们 要 自 爱 , 就 是 要 珍 惜 自 已 的 名 誉、 品 行 。 这 个 社 会 如 今 充 满 了 诱 惑 ,物 欲 、 情 欲 、 权 力 欲 、 金 钱 欲 等 无 时 不 刻 不 诱 惑 着 人 们 , 使 一 些 本 来 很 受 人 尊 敬 的 人 跌 入 深   渊 。 听 说 我  原 来 的 一 位 很 有 能 力 的 老 领 导 前 二 年 退 休 后,  因 贪 污 被  判 了 十 几 年 刑 , 晚 节 不 保 , 真 是 可 惜 、 可 叹 ! 其 实 凭 他 正 常 收 入 也 可 以 过 上 富 足 的 生 活 , 不 自 爱 , 不 自 重 , 使 他 的 晚 年 不 得 不 在 牢 狱 中 渡 过 ! 用 为 普 通 人 , 自 重 、 自 爱 也 是 应 有 的 操 守 , 很 难 设 想 , 一 个 品 行 不 端、 吃 喝 嫖 赌 吸 毒无 所 不 为  的 人,  会 得 到社 会 、  家 人 特 别 是 自 已 子 女 的 尊 重! 为 了 你 的 家 庭 幸 福 和 安 宁 , 请 自 重 、 自 爱 吧 !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