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过 年   

2010-02-13 20:2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除夕,一个被中国人最看重的节日。现在的年味似乎越来越淡了,今天的年夜饭只有我和妻二人相对而饮。儿子的丈人丈母娘要他们去家过年,我们都很开通,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作父母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只要儿子儿媳高兴我们就高兴 。   

     一谈到过年,大概小孩子最高兴了,因为他们可以得到长辈们送的红包,现在他们的红包大约一般不会被父母们“充公”了。我们那时可没那么幸运,那时经济条件差,子女多,一般都要在客人走后被父母“没收”,有的要用来还礼,有的要用来补贴家用。那时我和弟妹们宁可不要红包,就想父母分给的零食包中份量多一点,因为这不是“空中楼阁”,这才是可以真正能享受到的实惠和口惠。

     下乡插队以及在安徽工作三十年,过年也是我们十分盼望的日子。那时,我们也是“返乡潮”中的一员,只不过现在的外乡人、农民工从城市返回农村,我们则是从农村、小城返回上海,大家的目标却是共同的:过年!

     成人以后,“压岁钱”和零食已吸引不了我,过年,就是为了追求那浓浓的亲情,就是为能和分别一年的亲人团聚。记得我刚下乡一二年回家时,一进门,还在念书的小妹妹总要把旅行包翻个兜底,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有时她会很失望:大哥没带回什么好吃的!想起来很有意思,几十年过去了,妹妹已是一个知名国有公司的副总,而我这个落魄大哥却早早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为了生计还不得不在一家民营公司打工挣份辛苦钱糊口,妹妹有时还要给我发个过年的“红包”!

     “春运潮”涌起时,我上班经过上海火车站,看到无数的返乡人群在寒风中颤抖,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因为几十年前,为了回家过年,我也有同样的经历,也是他们中的一员。那时每到春节前夕,我和同乡们都为返回的船票忧虑,那时交通没有现在发达,不通长途汽车,更没有火车,返回上海的唯一途径是乘长江轮船,“千军万马”只有一船,一票难求的现象是自然的。每当春节返乡前,从来不愿求人的我,不得厚着脸皮,向人家强扮着笑脸,求人家“恩施”卖给我们一二张船票!即使那样,有时也难以购到四等仓,那年我儿子还没满周岁,我们回家过年未买到四等仓甚至也没有买到五等仓,整整二天,妻子只能抱着吃奶的儿子坐在冰冷的散仓甲板上,凛冽的阵阵寒风不时从江上吹来,使人身颤心寒!就是在那样的艰苦条件下,我们还毫不犹豫地朝家赶,目的只有一个:回家过年,与亲人团聚!

     返回安徽也是非常“不易”的辛苦事,如何买到返程的船票,是过年中始终记挂在心中的一件“大事”。一过完初三、初四,我就要到十六铺码头“打打烊”,看看船期公告和售票行情,如实在找不到“关系”,只能某一天半夜起来去售票处排队,中间还有管理人员在各人手上编个号,以确保能购上一张四等舱,这种情况好像和当今农民工返乡十分相似。

     窗外的鞭炮声一阵紧过一阵,我们二人简单的年夜饭也早已吃完,看着视屏上曾似相识、大同小异的春节晚会,无多大新意。虽然我们这样年龄的人对过年越来越感索味淡然,但老年人喜欢,孩子们喜欢,为了使他们高兴,我们也还是要认认真真地操办,把年过像那么回事。

     祝各位亲人,各位朋友新年吉祥,万事如意!

    

   

 

 

 

 

 

 

 

 

 

 

 

 

 

 

 

 

1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