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梦中的外滩  

2010-05-08 18:1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搬到彭浦新村后,因为忙,也因为远,除了上下班坐车路经外,很少去外滩,最近一次离现在大约也有好几年了吧。在这几年中,外滩又经历了一次大的改造,从电视和报纸上看到,外白渡桥大修了,铺了木质人行道,乍浦路闸桥拆除了,福建路、河南路桥都拆了重造,号称“上海第一弯”的外滩高架也拆除了,大多数机动车都走隧道,路面变得更宽畅,外滩变得更美丽迷人。前几天休息,突然来了兴致,想去亲眼看看变化中的外滩。

       黄浦江对于上海的重要,如同塞纳河之巴黎、泰晤士之伦敦,被称为母亲河,外滩则是母亲河上一颗最灿烂最耀眼的明珠,她是千百万上海人的“大众情人”,是上海的骄傲,无数人为之倾倒、迷恋,为之讴歌、依依难舍。生活在异乡的三十年间,每年回到上海,我都要到外滩去看一看,坐一坐,聊解自己对家乡的思念之情。最初的十几年间,我们回上海一般还要乘船到十六铺码头下,船进入外滩,我们靠在船栏上,贪婪地向外眺望船外的景色,前方和后面的,东岸和西边的,深深地呼吸着黄浦江和外滩特有的湿润空气,仿佛想一下子解去对归家的渴望;如果随身的行李较少,我索性拎着两个包,沿着黄浦江边慢慢地走回去,走累了就休息一下,看看江景,再继续往家走。有时由于只顾着东张西望走了神,一不小心行李碰到行人,赶快赔笑道歉,人们大多会宽容地一笑了之,这是上海人对游子归乡时失态和莽撞的理解;偶尔也会引来白眼甚至斥责,从他(们)的眼光中,我可以看到某些市民对被这座城市所弃者的轻蔑和不屑。

       改造后的外滩确实有了很大变化。可能是因为平台向江中伸出几米,还可能因为机动车改走隧道后,人行道向马路延伸的原因,观景平台比第一次改造后大了不少,比原来的更是大了好几倍。宽阔的平台,地面全部由水泥和石板铺成,印象中人行道上古老茂密的法国梧桐树被移走了,只布置了一些草花和艺术花坛,无遮无荫,还是春末已感觉很热,如在盛夏的骄阳下散步,恐怕要有超强的毅力!没了行道树的遮挡,现在的观景台视界变得十分开阔,西面那片饱经历史苍桑的万国建筑一览无余,经过维修、刷新,这些有着深厚历史沉淀的外滩地标重新焕发了青春。

        外滩曾有个著名的“情人墙”,那时上海人的住房普遍窄小紧张,情侣们无处可去,常常倚在情人墙上窃窃私语,交换彼此的爱慕,那座墙曾成就了无数上海年轻人的姻缘美事。我那时还少不更事,曾好奇地想偷听他们在讲些什么,但除了看到他们的嘴巴在微动外,什么也听不见,心灵间的交流和感受,也许只有情侣们才能领会。

        我漫步在观景台上,游人很多,大多是外地来沪旅行的,他们不住地由衷赞美外滩那幢幢各具特色的万国建筑,为东岸成批耸立起的摩天大楼惊叹,一路上摄影留念的人太多,以至我想找个空挡拍几张照也不容易。对面浦东新建的高层建筑不断出现,造型也越来越吸引人们的眼球。作为大学教授,舅舅以前随教育部考察团去过日本等许多发达国家,退休后又自费去过美国、澳大利亚和欧洲多个国家,也许是出于对家乡的偏爱,他说现在的上海和外滩比发达国家毫不逊色!印象中,那片摩天高楼所在处,以前是工厂,农田,面积很大的浦东公园,还有一个用浮筒围起来的江滨游泳场,上学时我和几个同学多次去那里游泳,在农田油菜花丛中的小径踏春,在浦东公园地毯般的草地上翻滚撒野。现在,这一切都永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眼望不到边最新潮的现代建筑。原始被时尚所代替,古老被现代所更换,是不可改变的历史潮流,只是对往日景物的回忆使我有些伤感。东岸的摩天大楼近在咫尺,但感觉它们似乎在云中缥缈,离我很远,很远。

       外白渡桥钢铁的桥架油漆一新,桥上的人行道铺了木条,但记忆中的人行道似乎不是这种长木条,而是一块块黄色的硬木砖,被行人踩得发亮,有的地方还略微凹下去了。

        乍浦路闸桥拆除后,苏州河显得开阔了,远处的四川路、河南路、福建路桥尽收眼底,但却少了以前常看到的驳船,以及偶尔响起的沉闷的汽笛声;在苏州河和黄浦江的交会处,现在被铁链和水泥墩阻隔,船只将不能再通行。

       黄浦公园内,原来有很多一个人抱不过的梧桐树,树干上巨大的疙瘩显示着年代的久远,那时园中林木茂密,夏日骄阳下,走进公园,一阵清凉之意就向人们袭来。现在公园已建成开放式,树木好像被移走不少,公园中明亮了,但却少了不少绿荫,少了以前特有的情调。儿时家中住得逼仄,又没有空调和电扇,夏日闷得难受,晚饭后总喜外出逛逛,只要不下大雨,常不知不觉就走到外滩黄浦公园,或看看江景,或静静地听知了鸣叫,或一个人坐在木椅上发呆,心慢慢地会静下来,汗意也会渐渐散去。现在的黄浦公园实际上已成一个公共绿地,要想避开人群,静静地呆一会,恐怕已成了奢望。

       外白渡桥对面的俄罗斯驻沪领事馆,昔日曾是苏联驻沪总领事馆,那座充满异国风味的建筑物,曾那么吸引少年时的我和小伙伴们。我们曾倚在外白渡桥的栏杆上,静听从那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异国音乐,还好奇地走到领事馆门口向里张望,或参观门口不同于我们常看到的宣传橱窗,时间久长一些,常会招来守卫士兵的喝斥,让我们赶快离开,也许是怕我们与“苏修”连通或被“洗”了脑吧!现在那里仍有哨兵驻守,但少了紧张和严肃,多了亲近和友善。

        外滩,上海人心目中永远的梦幻情人,她是上海人永远难以割舍的情结。今天的她时尚、现代,让外国友人着迷,让少男少女们如痴如醉,让普通市民们爱恋,也让我赞叹不已,但我却似乎仍怀念那已消失、但留在记忆中的老外滩,那些永远留在我心中的关于老外滩的梦。

      

       梦中的外滩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