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意外的发现  

2010-08-15 16:51: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表姐来电,告诉我姐夫在浦东图书馆查资料时无意中发现了一篇外祖父(也即表姐的祖父)写于1930年的文章,刊登在那时的报纸上,看来像是他给上司的述职报告,连忙请她复印这篇能了解先人一斑、弥足珍贵的文章给我。

        外祖父于1935年54岁时因病早逝,彼时母亲还不满十岁,除了有三个哥哥、二个姐姐外,还有二个弟弟一个妹妹,我出生于解放后,当然从未见过面,甚至连他的照片也未见过。由于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母亲很少向我们提起过外祖父,只大略知道他早年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法律系,是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和老同盟会会员,回国后追随孙中山、黄兴参加辛亥革命,曾任民国时期武汉武昌区首任区长、松江县县长和大律师,对其它方面一无所知。通过这篇文章,我们总算“认识”了外祖父。

       弟妹们收到我发去的邮件,也感到很惊喜,妹妹告诉我,她在“百度”上搜索,看到了外祖父陆龙翔的很多信息,知道他民国时期除担任过上海县县长外,还曾担任过江苏丹徒县县长、松江县县长等职。

        外祖父是孙中山先生的坚定拥护者,从他的文章中每言必称“先总理言”,就可知他对孙中山先生的崇敬,就像几十年后我们常引用“毛主席教导我们”那样虔诚。

         我注意到一点:外祖父在这篇文章中曾二次提到“先总理言”,但一次也没提到当时权势遮天的“蒋委员长”,也未提到所谓“共党”问题。他虽曾从政,但可能骨子里还是个书生,不适应官场的“潜规则”,对政务不胜其烦,从他文章中所说“绕室彷徨,一筹莫展”就可以了解他的内心活动。此文发表后不久,他就辞了官继续从事他的律师老本行。

        外祖父当过几任地方官,官德如何?政绩如何?一切都无从考察,我想可能多少也会沾上一些那时代旧文人、旧官僚的坏习气,但大概不会是个贪官,因为虽有祖上传下不少土地用以出租,且有官薪和从事律师职业丰厚收入,却没有积累下多少财产,算不上大富大贵,加上不善于理财,他去世后不久,家道就迅速中落,大家庭分崩离散各奔东西,我母亲因此不得不中断学业,自谋生路当了一名小学教师,以养活自己和外祖母;她的一个弟弟高中毕业后,偷偷跑到解放区参加了解放军,当他随军再次进入上海时,已是解放军的一名排长;我的小舅和小姨因家中家道败落,分别被送给大户人家当养子养女,如果他在任上掠夺豪取积财,如果因此而成巨富,这个大家庭就不可能如此快衰落。

        当然外祖父家也不是穷人或普通收入的家庭,至少可算他文章中所说的“中资以上人家”,否则他早年也不可能得以留学日本,也不能独自养活近二十人的大家庭,并且生前让子女都受到了良好教育。听母亲说他辞官后当律师时,收入丰厚,光代理一起财产纠纷官司时,就获得律师费收入三万银元,而当时一个工人月工资只有几元钱。

        外祖父写这篇文章时的年代至今已有八十年了,历史也早已改朝换代,他文中所述施政观念大都不合当今潮流,但有些还与现代施政理念不谋而合,如“今日之为政,首宜注重民生”、“开源节流”普及教育等,这些也是现代执政者正努力倡导力行的。

        外祖父一生重视对子女教育。因为要养活一个大家庭,虽有祖传田产和不菲的律师代理费收入,却没有给外祖母和众多子女留下什么遗产,但对子女的教育舍得花大本钱。在他得到一笔大额律师代理费后,马上用这笔钱送一个舅舅去美国留学。在他去世前,除了我母亲和参军的舅舅及以后送人的小舅、小姨,(他们在被别人家收养后也都上过大学)其他几个适龄舅舅和阿姨都被送去接受高等教育,子女中出了二个大学教授,其余的以后也成了银行和其他行业的高级职员,但无论解放前后却都没有一个当官或做生意的。不买田地不经商,不开工厂不开店,却愿耗尽家产尽力让子女受到良好教育,留给他们谋生的本事,这种观念在今天看来也是不落后于潮流的。

         人生六十载,还是第一次看到先人写的文章,惊喜之余随手写下几笔,以纪念从未谋面的外祖父陆龙翔及他的130岁诞辰。

 

 附:外祖父陆龙翔文章《对于县政之感想》

          先总理有言,县为自治之单位。国之有县,犹屋有础也。故建屋必先固其础,治国必先治其县。在昔军阀窍政,豢养走卒滥膺民社,政治之腐败,不待言矣。迨乎革命完成,训政开始,而我江苏为国都所在地,贤明当轴欲树全国之风声,无日不以整理庶务为急,慎重选治人,畀以县政。期望不可谓不切,督促不可谓不严,宜乎突飞猛进,一日千里,旦暮之间可实现平民之治理矣。乃考之事实,殊不尽然。何哉?愚曾反复深思,证以工作体验所及知 ,今日施政困难之所在,不外下列各点,试申言之:

         一曰教育不普及也 。按革命之目的以达到全民政治为止境。故今日之民众,实为政治之中心。先总理有言,今后革命之责不独委于革命党,而先知先觉之国民应当仁不让,而自负之。顾今之民众何如乎?性习于苟安  事难于图始。一政之行也,明明为民众谋取福利,而民众对之恝然焉,一令之颁布,明明为民众除弊害,而民众对之怫然焉。(如令掩埋以重卫生封茶馆以禁游隋等乡人舆论深致不满)是等积习之牢固,由于知识之愚陋,故教育一日不普及,施政之困难一日不能免也。

        二是财政无办法也。大凡成事之迟速,全在工作努力与否。譬之千里之行须行十日,若兼程并进,五日可至。故人工确为成事之母。但人工之外尚有一重要条件,即成事之财力事。夫江南各县夙称财富之区,物质文明不落人后,今者厉行建设,因宜事事率先,以为之倡。顾甲子以还,几经兵革,迭遇饥馑,民间富力远不如前,而负担适与相反。近者财政当局体恤民艰,严定税赋之限度,始固善矣。但同时有许多事业,亟待施行:如公安之必组,乡区之扩充,在在需钱,即在在需增加负担。既不可因噎食,又不能无米为炊,绕室彷徨,一筹莫展。施政之困难无有过此者矣。

        三曰政治无基础也。中国非新建之国数千年来自有文物制度,顾其制度因因日久而弊坏,降至今日名且不存,遑论其实(如征兵征工保甲均为中国之旧制)。譬之千年第宅,已成瓦砾之场,欲举而新之,须得重新建筑,鸠工疵材,非可旦夕奏功也。倘同时并举完成建设,无异瓦砾未除,先架梁柱,墙壁未砌,先配户牖,揆匠人施工之术,或有未当。愚意今日施政方针,要先权衡于缓急轻重之间,而定实施之程序。如欲办统计,先办登记,欲清粮赋,先办丈量。重而急者,切实厉行,缓而轻者暂时搁置。尤当准酌地方情形,分别可能与否,夫然后令出惟行,视同军令。苟不然者,诸事无彻底之希望,敷衍塞事,欺朦长官,宁不耻乎?             

        四曰自治难得人选也。地方自治,为今日切要之图,克期完成,势不容缓。顾自治之难,首在人选。今日之各乡行政局长与将来之区长,责重事繁,非洞达世务兼有政治常识之人,恐难胜任愉快。然而区乡之中求才匪易,青年有为之士,不甘局促;老年者思想陈腐不合潮流;富有者逸居宴乐,罔顾公益;寒素者饥寒驱人,每多私累;社会阶级要不外此四种,就四种中以求适当之人十不获一。且也,地方政费为数至微。局长一席,半属义务,既不能专心其事业,又不能多用雇员,助其工作,每遇填写表册等事,鲜有能如期告竣者。官厅难斥责之,然也未尝不亮之也。愚意将来区乡之工作,当十倍于今日,区长训练业经开始,届时不患无贤,然非宽筹经费,增高待遇,则来者未必能安,谁与规划自治呼?

        上述各点,不过就感想所及,信笔书来,庸愚之见,也陈腐之谈也。更有言者,今日之为政,首宜注重民生。其道有二:(一)开源。属县富于农产,其地滨海,无水旱之灾,近数年来螟虫为害,风雨失时,棉稻之收获,不及丰年之半,综全县而言,岁减二百余万之收入,富力骤减,百事难举。是应研究换种,预防害虫,勿怠人工而诿天命。(二)江南繁华,苏沪尤其,饮食服用,务必求精,婚嫁宅葬,罔知从俭。中资以上之人,鲜有不负债务,多数佃农,更无论矣。

          注:原文是直排版、繁体字,阅读较困难,我用简体字重抄一遍,这样看起来比较方便,那时文字使用习惯和今日有不少差异,且半文半白,但基本上能读通读懂。另外自己对于陆氏家族史了解甚少,大都是听亲友们闲谈中得知,以及从网上搜索而一知半解,如有不太准确处,敬请有关亲友谅解并纠正。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