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童年逸事遐想  

2010-10-03 16:4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年变得喜欢回忆过去的事,童年和弟妹、小伙伴们相处的种种往事不时浮上脑海,心中会产生种种现在已不常有的柔情。有人说:这就是人开始衰老的征兆,也许是吧,但我仍无法抑止自己不去想。

                                                         小鬼当家

          我们小时候不像现在的孩子那样受到父母娇宠,也许是家中孩子多的原因吧,在我印象中,父母似乎从来没有将我们当宝贝那样当会事,吃喝拉撒包括读书学习方面都“放任自流”,因此我们兄弟姐妹五个自小就都很独立,学习上没让父母辅导过,更没有“补课”之说,生活琐事上也很有自处自理能力。大约八九岁的时候,我就学会烧饭洗菜,还会烧些简单的菜。那时一般人家餐桌上也没有什么好菜,无非是青菜罗卜卷心菜等等,还有以后被用来喂猪的豆腐渣,偶然添了一二个作凭票供应的荤菜当然还得母亲回家后亲自掌杓。

        那时没有煤气,家家都用煤球炉烧煮,碎了的煤球渣灰自己找来黄泥搅拌做成煤块晒干再用,燃烧过程中还得不时用火钳疏通,让空气流过,才能让火旺起来,以后又改进烧煤饼,较前方便多了。煤球或煤饼炉一般不熄火,晚上临睡前封火,第二天早晨将炉下方的插门拉开,又开始煮早饭。有时炉子“封”得不好熄了火,不得不重新点火,用劈碎的小木柴引火,点着后在旁用扇子不停地扇,烟熏得人泪直流。因为我是家中孩子中的老大,上初中以前这些事都是我在做,以后弟妹们大了一些,才由她们接手帮忙。

        父母喜欢旅游,每年暑假都要外出一二天,最多一次外出了一个星期。那年我10岁,他们外出时我当家。这几天中我要买菜洗菜煮熟给四个弟妹吃,还要洗自己和他们每天换下的短衣裤。起初一二天我还老老实实地一切按“正规流程”操作,后来就偷懒了:米只用水冲一下就上炉煮;菜用水浸二个小时,然后就用水猛冲,不再一片片洗,切好后又用水浸一会;汗衣汗裤用水泡一会,省去了用肥皂搓洗这道“工序”,挤去水分后放到公用阳台上晒干。幸好那时我在弟妹们心中有点“权威”,说的话他们听并照办,没让我出洋相,父母旅游归来后家中一切平安。在他们要回家的那天,我“指挥”弟妹们把乱糟糟的家整理了一下,没有让他们见到前几天家中五个悟空“大闹天宫”后留下的惨象。

       由于年龄小,我和弟妹们都做过一些傻事,例如除夕前去买菜油时先丢了钱,回家取钱后再去时又丢了那时最珍贵的油票,使那年的年夜饭只能吃一桌不放油的菜;和弟弟去山西电影院给父母和邻居买最新上映的香港电影票,因排队长想偷懒,有人凑过来说有多余票,结果票没有买到还让人骗去了钱;四弟被母亲“差”去买汤圆,临排到队时忘了母亲交代要买什么馅的,情急之中竟说要买“空心”的,引来服务员和周围顾客一阵轰笑!

       虽然那时我和弟妹们“小鬼当家”当得不怎么样甚至很可笑,但比起现在被父母们当做玻璃宝贝捧着护着、生怕一不小心摔碎了的与我们当年同龄孩子,还是产生一些“自豪感”。现在不要说八九岁的孩子,就是念高中、大学的孩子,有些还在父母的娇宠下,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甚至上学放学还要接送,更有新生报到住校还要让父母铺被褥呢!

                                                             捣蛋

       虽然因为父母都是教师从小管束较严,我们在人前不敢乱说乱动,作出一副“乖孩子”的样子,但在人后,往往会不可自控地做出一些别人意想不到的“坏事”来,这时我们都成了不折不扣的“捣蛋鬼”。

        有次暑假,父母外出了,我与弟弟闲得无聊,和窗对面的同龄孩子有一句没一句地七聊八聊,忽然不知是谁提议:我们来玩“开战”游戏吧!于是我们各自找来的“武器”:一堆烧过的煤球渣,一场“激烈”的战斗在我们与对窗孩子之间展开。没有战斗中常有的愤怒,也没有彼此间的咒骂,更没有仇恨,有的只是嬉笑、击中对方的快乐,还有各自向对方吹嘘自己的“战绩”。

        战果是辉煌的:双方家中的床上,桌上,衣柜上,地上都撒满了煤灰渣;后果也是严重的,双方都受到了家长的痛打,先是传来对方家长回家后的怒骂声、对方孩子的哭嚎声,后来我父母也回来了,我和弟弟的待遇当然不会比方好。

       有一年放学后,小朋友说山西路上卸下了一批铁涵管,在里面躲迷藏很好玩,邀我去试试,于是我跟他们一起去了。钻进去一看,果然好玩!涵管很大,在里面钻进爬出不算困难;涵管很多,躲进去同伴找到很不易,有时明明听到对方的声音,也知道他们就在附近管内,就是找不到人;涵管有的还用弯接头连接起来,从这头钻到那头,东边进来西边出去,真像个迷宫!我们在里面钻爬了一二个小时,玩得很尽兴,但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在一个弯头处被卡住进退不能!起先我还想把游戏继续下去,独自在里面挣扎,但不管怎么努力也钻不出来,天很冷却急得满头是汗,脸上大概也被灰土搞成个大花脸,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不顾被暴露输掉游戏的危险大叫呼唤小朋友来救我。小朋友们听到我的叫唤后停止了游戏向我爬来,他们有的抓我的手,有的拉我的腿,毕竟他们也是和我一样才八九岁,劲小力不足,忙乎了半天还是原地不动,有的同伴跑去找我家人。父母亲不在家,来了一个邻居叔叔,他想法移开了一节涵管才把我拉出来。人是逃出来了,晚上的惩罚是逃不掉的。

       母亲看到我和弟妹们搞得灰头土脸的样子,常常无可奈何地叹息:你们这些小鬼,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省心?

                                                               难言幸福的童年

        人们常说;童年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从一般意义上讲这话不错,但具体落实到每个人却未必。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有欢乐,有理想,有抱负,也有难言的苦涩和忧郁,只是当时“少年不识愁滋味”,转个身就忘了。

        当我们还是孩子的年代,很多人大概只过了短短几年无忧无虑的好日子,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运动”、连续几年的严重自然灾害,加上“人祸”——“苏修”趁我国自然灾害之际逼债,以及牛皮吹破天引起的浮夸风,很多家庭及孩子也身受其害。

       现在人们见面时的常互问:饭吃过了吗?不过是一句例行的客套话,并不真心关心你是否吃过饭,我们小的时候,这也许是一句真心的询问,被问的孩子也可能会冲口而出:我没吃过饭,或者回答:我还没吃饱!

       那时的孩子和大人一样,脑子里常想的是:吃!常有的感觉是:饿!为了解决饥饿的肚子,人们曾不择手段,我在上小学时,亲眼看到惊人的一幕:一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少年在大饼摊前徘徊良久,趁大饼出炉之时突然抓起二三个就拼命地跑,一边跑一边把每个大饼都咬几口,然后停下来等待。待到摊主和众人追到揪住时,他只说了一句话:我饿,我没有粮票,只有这一角钱(当时大饼是三分钱一个)!摊主气急之下又心生怜悯,收下钱后放他走了。

       我家的生活条件比邻居和一般市民要好一些,因为父母的工资在当时还算是中等以上,但仍然躲不过一个“饿”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有个在北京空军学院工作的舅舅来上海出差,留沪几天中来我家吃过几次饭。有次中午饭后他外出,因有东西遗忘返回,开门时看到我的几个弟妹凑在一起手抓大头菜(一种类似罗卜、几分钱一斤的廉价菜)朝中嘴里塞,见舅舅进来手慌脚乱,惊慌中妹妹竟将大头菜藏进被窝!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吃饱,何至于如此狼狈?晚上舅舅问母亲:你家是否粮食不够吃?我给你一些粮票,母亲不好意思地再三推卸不收。其实我和弟妹们吃饭时早早放下饭碗,完全是母亲教的,怕客人来了我们“人来疯”放开肚子,把本来少得可怜的粮食提早吃光了!

        中秋前夕我写过一篇《留味五十年的月饼》,并不是那块月饼的味道特别美味,而是因为饿,才会对它印象深,试问,现在有哪个年青人会对他多年以前吃过的东西还有记忆?

       现在人们都抱怨房子问题,其实我小时的“房子问题”比现在严重得多。我那时住的石库门房子是解放前祖父用二根“小黄鱼”(金条)作抵押租下来的,这间小小的只有二十几个平方的房子曾住过我的祖父母和我父亲和八个兄弟姐妹,以后又住了我父母及我们五个孩子,白天卧具都收起来,晚上我们兄弟姐妹打的地铺一字排开,半夜起来小解,稍不小心就会踩痛别人。就算这样,我家的居住条件仍然会引来邻居孩子们的羡慕,因为他们比我们更困难,同样多的家庭成员,却只有十几平方的房子的居住空间!

 

        童年已是很遥远的事了,却让我不时回忆,尽管它并不全是美好。我怀念童年的时光,怀念童年的小伙伴之间纯真无邪的友情,怀念那时兄弟姐妹们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和手足之情,甚至也怀念儿时伙伴兄弟姐妹们相互间的“恶作剧”,同时我也为小时的亲情友情在房子金钱利益面前慢慢淡去而心生深深的惆怅和忧郁。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