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梦中的“大碑”   

2011-03-05 18:0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梦多,常才闭眼,梦就来萦绕于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因为听到这个月将有一次知青大聚会的消息,梦中出现最多的竟是“大碑”——我插队当民办教师时工作过的小村庄,以及与它相关的点点往事,朦胧中,耳畔常似隐隐约约传来狗的狂吠、水牛悠长的吼叫、稚童朗朗的读书声、知青同伴的欢笑声。

         大碑没有碑,它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小村,一个毫不显眼四面被田野包围的村落,只有几排茅草铺顶的陋房和“干打垒”土墙的小瓦屋。

         大碑是生产大队队部所在地。大队部只是几间土屋,里面陈放着几张未上漆的旧桌和若干条长板凳,但它却是我和我的知青伙伴聚会的地方,插友们分散于各个小山村,只有开会和学习时才难得有相聚的机会。

         大碑有个小学。它是我曾经短暂任教的地方,除我以外还有高老师、刘老师、陈老师,他们是拿工资的师范毕业生,都是我的好同事,而我是唯一拿“工分”的民办教师,一年360个“工”的“工资”,每“工”只值9 角,却已是和当地大队干部同等的“高薪”,而且还有寒暑二个带“薪”假!但那时我还是有个梦想:希望有一天我也和其他三位老师一样能领到每月32元工资的“皇粮”!

        大碑小学的孩子们很可爱。他们使我想起童年,使我回返天真,也许他们有时不拘于“师道尊严,把我当成年长几岁的兄长,也会像对伙伴一样和我这个还是大孩子的“小老师”开几个善意的玩笑,但我却处处能真切地感受到他们对我的尊重,和他们在一起我感到快乐。四十年后重返东至,县城里一位五十岁左右的陌生汉子的一声“老师”,让我发楞让我感动,他是我当年仅教过一二年的学生!

         大碑有个供销社。大碑供销社的营业员和善,他们是村民也是我和同事的朋友,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他们曾给过我们不少帮助而不求回报,许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这二位当年已五十多岁的老人:老黄和老严,不知他们现在都还好吗?

         大碑不通班车,远处有一条通往县城崎岖不平的土石路,它是和外面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从大碑看土路无遮无挡一览无遗,偶尔有车通过,身后卷起一条长长的黄龙。闲余的时候,我喜欢站在大碑小学门口远眺公路,盼望听到熟悉的铃铛声,希望能收到邮递员带来亲人的来信。

         大碑有条通往我插队村庄的田间小路,每天踩露水迎朝阳送落日,我几百次重复往返于这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小径红稀,芳郊绿遍”,走在这条芳草萋萋的小路上,采摘不知名的野花,倾听悦耳的鸟鸣,陶醉于路旁农舍徐徐升起的炊烟,偶尔惊起的野鸡野兔让我心惊,更为一群曾路遇的豺狗后怕。

        大碑旁边有个村庄,村庄里有几位知青是我的插友和同校同学,课余闲暇时我曾多少次去串门拜访。同学情,知青义,昔日的交往似还在眼前,今日他们中的二位却已与我们隔了一个世界!

        印象中的大碑已成过去。二年前我和插友们曾回过一次大碑,新址已移近公路,沿路建成的幢幢楼房形成一条小街,不时驶过的汽车带来阵阵嘈杂声,再也听不到牧童骑在牛背上唱着沁人心肺的山歌......这一切表明:旧日的大碑村已消失,眼前的是一个新的大碑,一个不是我梦中的、充满泥土味的大碑。

        大碑,曾经寄托过我青春的梦,它是我人生中的一块界碑,一个让我难以忘怀的地方。

        梦中的大碑已消失,消失了的大碑却还依稀留在我的梦中。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