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冻米糖  

2011-02-05 22:1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了,家中总不忘准备了不少零食,尽管价格不菲,有些还被标榜“进口”,但最让我嘴馋最让我怀念的却是土的掉渣的“冻米糖”————许多年前我曾每年自制的零食。

       那时我的工资只有三十六元,而且一拿就是五六年不变动,虽美其名曰“双职工”家庭———家中二人挣钱,只有一个孩子“吃闲饭”,当时物价也不高,而且也不像今天这样时常“变脸”,但每一分钱都还得算着用,日子仍过得紧巴巴的。过年的零食不多,大都还是“自制”的,如花生糖、芝麻糖、冻米糖等,其中特别让我难忘的是冻米糖。

       自制冻米糖首先要选择上好的糯米。入冬后到粮站买来糯米,用冷水浸几天,捞出放在竹编晾席上沥干,然后让它在露天严寒中“冻”几天,这个过程当地人称为“冻僵”,冻好以后要在好日头下晒干,就成了“冻米”。

        第二个步骤是炒米。炒米前找来一大盆较粗粒的沙,洗净后放在大铁锅中用旺火炒热,每次放入一小把冻米,用铁锅铲反复在锅中翻炒直到冻米粒膨胀,再用铁筛筛去沙粒,将炒好的米冷却,这样周而复始直到将冻米全部炒熟。

       在正式制糖前要去食品厂买来麦芽糖浆,再将平时积蓄的糖票尽数用完买来白砂糖,还要准备些红绿丝、花生米之类的辅料备用,这样就可以准备制糖了。

       说是“自制”也不尽然,最后一道工序还得请师傅完成,一是因为没学过这门手艺——虽然这门手艺并不难,二是因为没有工具,为了一年做一次冻米糖专用工具似乎不值,所以还是化钱请做糖师傅做划算。那时手艺人的工资都很低,一个技术工的一天工资才1.2元,做一格(大约四五斤)米糖的工资好象是五角,我一般要做四格,总共只要化去二三元手工费和一包香烟

       师傅做糖的时候,我的角色是朝灶里塞木柴掌握火候(那时山区县城里烧饭烧水用的主要还是木柴灶),一边还在旁边观察学习。厨房里热气腾腾,大冷天师傅热得满头是汗,连我这个助手只穿一件毛衣也还嫌热。

       冻米糖做好后装入我用专门请人做的防潮铁皮箱里,可以让我和家人解馋充饥几个月,过春节回上海时还带回一些让上海的家人尝尝,很受他们欢迎,并希望以后能“多带点回来”,但我们回家交通不便,那东西也不易带,再说那时我们年轻食量大,一年到头也积余不了多少粮票,所以仅仅只能让他们尝尝味道而已。

       以后我们住进了楼房,县城里渐渐用煤球煤饼代替了木柴作燃料,没了大灶就无法再做冻米糖了,想吃时只能从市场上买现成的,不知是否因没全部用糯米作材料,或者因为米没有“冻”透,总觉得没有我自制的好吃。

       回上海后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过冻米糖了,这几年才看到有外来手艺人制作类似品种的糖出售。我因血糖高已不宜再吃喜爱的甜食,但因妻喜欢吃,也时常买些回来让她尝尝,觉得味道差不多,却似不太“正宗”,米粒太“泡”太松,比起我那时用沙一把一把炒出来的,从外观味觉上总觉有不少差别。

       现在可选择的好吃美味零食很多,却忘不了“土的掉渣”的冻米糖,还经常买些回来“解馋”,也许只是对过去生活的一种“怀旧”情绪所致吧。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