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2012-02-07 10:4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身体发肤,受自父母”,生我者父母,养我者父母,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首先要感谢我们的父母,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裕,是尽心尽责还是毫无责任心,道德高尚还是品格低下,他们都是我们的父母,毕竟,没有他们,我们无缘投世于连这个神仙也向往的人世凡间。

        因此,无论何时何地,将来无论变得如何衰老健忘都不应将父母遗忘,父母在我们心中无可替代的位置与他们的照片一样,都将永远精心保存,直至自己生命结束。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父母很多已经离我们而去了,留在世上的也已入进耄耋之年垂垂老矣,但在我的印象中父母还像当初那样亲切那样充满生命活力,就像那些发黄褪色发脆的老照片,依然清晰。

        抚摸着这些发黄褪色的老照片,最使我怀念的是母亲,她虽然离开我们已八年多了,但仍梦里萦怀千百度,无时不刻不留在我的记忆中。

        母亲在我们心目中是个意志坚强工作能力很强的职业女性,又是个为家为子女操劳了一辈子的贤妻良母。母亲出生于一个有钱人的家庭,外祖父早年留学日本并毕业于早稻田大学,回国后投身于辛亥革命,曾任北伐军军法处长、江苏省财政厅长、多任县长及大律师等,因此早年母亲家庭的优裕条件是可以想像的。但外祖父早逝后家境中落,关系复杂的大家庭分崩离散,母亲没有沉溺于以往,很早就外出当了一名小学教师,不仅开始自谋生活,而且还独自供养没有生活来源的生母。1958年以后,由于收入减少,家中子女众多,经济开始拮据起来,母亲辞退了保姆,学着自已操劳家务。在我们的印象中,母亲不是一个善于操持家务的人,也不善于理财,特别不善于烹饪,有时我们应邀在亲戚家吃饭,总觉得别人家的菜比我家的好吃。但是母亲又是个善于学习并不断进取的人,为了节省,她学会了自已裁衣缝衣,我们五个兄弟姐妹小时的衣服大多出自她的手艺,大的改小,小了又拆了拼接,虽然不是常穿新衣却也几乎没有穿过打补丁的;为了控制支出,她平时常将“内定”的菜金交给我和弟妹们去买菜,只有在节假日才亲自去菜场为家中买一些稍好的菜改善伙食。在她的操持下,虽然家中收入减少,五个子女同时上学开销很大,但基本做到了收支平衡无外债。

        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下,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从小就学会了生活自理,习惯于不依赖于他人,立足于“独立自主,自谋生路”,这么些来大家都生活得不错。

        特别使我一辈子难忘并感恩的是:母亲为我一手带大了儿子,在众多的旧照片中,母亲怀抱手携我儿子的照片数量不少。为了减轻我的负担,儿子刚断奶时母亲就主动让他留在上海,小学三年级时因父母家中有事才领回,儿子初二时,又让我把他送回上海,从此就生活在祖父祖母身边一直到我们移居上海。儿子才带回我父母身边时,因早产体弱多病,三天二头看病住院,稍长大后又调皮捣蛋常惹麻烦,母亲不得不常向邻居道歉陪小心......那时她还没退休工作繁忙,十多年来为我带大儿子所付出的心血的辛劳难以想像!

        使我终生遗憾的是, 母亲的离世是那么突然,竟使我和弟妹们没有机会尽孝,这是我们终身的遗憾!

        父亲在我和弟妹们的印象中是个敬业的好教师,1959年至1979年教了二十年的中学数学,当了多年的班主任,即使在被打入“另册”的年代,他仍多次被评为学校和区的先进教师。得到完全平反复职后的最后十年中,他又是个竞竞业业尽心尽责的校长书记,每天早出晚归,几乎很少看到他在晚上八九点前回家的。

         以现时的标准来看,父亲是个过于刻板甚至有点“迂腐”、“不近人情‘的人,在他担任单位主要领导的最后十年中,曾主持给不少教师分配过住房,但直到离休前,父母还住在解放前祖父租下的没有一间没有煤卫设备的老式石库门破房里。 

        也许,父亲对家庭对子女算不上很尽责,其它方面也不是无瑕可击。在我们的印象中,父亲很少插手家务事,虽然他当了多年的中学数学教师,对自己的学生耐心尽责,但却很少过问或辅导子女们的学习,偶尔对母亲和孩子还有"家暴"行为,为此母亲和子女们有时颇有怨言。

        现在,父亲住院已十年,卧床不起也已快五年,已经走到生命的最后一程。看到他在病床上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万分的样子,看到他在偶尔清醒时渴望被关心被理解的眼神,一切怨言和不满都消失了,我们开始理解他,理解他那个年代的做人原则和行为方式,也试图理解他的“不近人情”和偶尔的粗暴行为。父亲不是完人,但他是一个有正义感的正直的知识分子,是一个在任何时候都不愿做违心事、不出卖公道和自己良心的人。

       岁月可逝,人的记忆可退化,但父母的养育之恩永远不能忘,永远将父母慈祥面容留在自己心中!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4年,父母暑假去东至县城探望我,这张照片是那次在东流长江边由母亲所摄。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9年夏天,母亲和我的一岁多的儿子在上海家中合影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9年摄于上海家中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4年暑假父母摄于东至县城的山上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4年父亲摄于东至县尧渡河畔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父母在老屋里看相册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0年春节,我回上海探亲时与父母在外滩的合影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父母和第一个孙子在一起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我插队落户后第一次返沪时全家在家中合影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我被招工“满师”后回沪探亲时在照相馆所摄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1970年冬天摄于外滩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父母1975年夏天摄于南京中山陵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摄于1974年的暑假,父亲和我在东至县城的山上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母亲和我儿子在公园里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2000年父母摄于五妹家中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摄于八十年代初期子孙满堂的全家福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我们全家的最后一张合影——2001年10月1日摄于父母家中

旧照片中的岁月——父母篇 - hejianxing7 -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2005年春节前摄于绍兴饭店,这是我们和父亲的最后一张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