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ejianxing7的个人主页

 
 
 

日志

 
 
 
 

新老二代“农民工”的变化  

2016-01-02 23:4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电视、电影和各种媒体宣传中,以及人们形成的固有印象中,“农民工”常被定义为这样一个弱势群体:脸上布满刀刻般的皱纹,肩扛几个沉重的脏兮兮的编织袋,身上沾灰脸露倦容,吃的是简单没有油腥的饭菜,穿的是城里人早已淘汰的老旧衣服,住的是阴暗、潮湿、低矮的简陋住房,有的甚至栖身于桥洞街沿。他们干得是体力消耗最多、工作时间最长的粗重活,拿的是比城里人少得多的报酬,就是这些少得可怜的工资还常常被黑心老板拖延或无故扣发,等等。这样的表述已成固定思维,很多人至今还抱有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
       也许这确实曾经是很多“农民工”的真实写照,但这是老黄历了,经过这么多年,时代变了,人们的这种观念也应该逐渐改变。
       从1998年初回沪以后,为房屋装修和照顾长期住院的父亲,我和一些“农民工”有了近距离的观察和了解。譬如医院的护工。父亲去世前曾住院达十年,在这很长一段时期,我与医院的护工接触较多。她们大多是来自农村的中年妇女,吃苦耐劳,虽然挣的钱也不算很少,但大多生活极其简朴节俭,很多时候一天的伙食费只花三四元钱,这点钱在食堂连吃一顿饭都不够。所以她们常买些馒头、酱菜、面条和蔬菜将就解决平时的吃饭问题,尽可能减少开支,医院只提供微波炉用于加热饭菜,她们就用它煮一些简单的饭菜。有次我看到护工把生面条加些开水直接在微波炉里煮熟,可以想像,这样煮出来的面条当然不会好吃,更谈不上“味美”,只不过能充饥吃饱而已!因此我妹妹每次去探望父亲时,总顺便在家中烧几样荤菜带去送给照料父亲的护工,帮助她改善一下伙食。每年我和家人送去的一些家人不想穿淘汰的老式衣服,也很受到护工们的欢迎,有的还非常珍惜,平时舍不得穿,藏在柜子里,只有外出时才拿出来穿上。又譬如,十多年前,我因装修过三次房屋,与装璜公司的工人也有接触。那时他们的收入普遍不高,运水泥沙子的小工工资一天仅四五十元,木工、瓦工、电工等技术工人的收入一个月也不过一二千、二三千元。为了省钱,常见到他们的午饭仅是几个馒头包子,平时抽的烟也是最便宜的。施工期间,为了让他们把装修质量搞好一些,我不时送去几包红”牡丹“牌香烟,或送去几盒饭作为他们的午餐,这已使他们很高兴了。

       这次装修房子与装修工人的接触中,我发现这些新一代“农民工”身上发生的变化完全颠覆了我以前的陈旧观念:他们与他们的父兄辈已截然不同,有文化有技术,不仅穿着时尚,思想和观念也很新潮。这些装修工人大多二三十岁,发型新颖时髦,有的还染了发,进门时衣着干净整洁,如果不开口说话,与从小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年青人基本没有什么区别,有些人还能说一口流利的沪语。他们工作时穿工作服,下班时换下,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再换上来时穿的时尚外套,骑着电动车一溜烟地消失了。
       原来担心这些时尚青年干活能否认真保证质量,但经过一段时间,我明白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干活动作麻利,质量也不错,并不比有些年龄较大的工人差,有的甚至更好一些。
       过去总认为“农民工”的收入低微,这次从他们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出乎我的意料,且不说包工头的收入丰厚,一般的普通工人工资也不低。我曾试探问过一个打墙洞的工人:“师傅一个月大概要赚不少吧?”“一二万吧”,口气轻松自然,他大概不会意识到,一个工作一二十年的“白领”也许也拿不到这个数呢!一个抬砖和水泥黄沙的工人每天的收入也有四五百元;至于油漆工、水电工、泥工等主要工种,收入更可观。这次装修过程中,出于与十年前同样的希望,我也经常买些香烟送去,因为对现在的“行情”有些了解,买的香烟规格已提高了不少——硬壳“红双喜”的,但后来发现他们平时抽的烟比这种牌子要高出一二档次,不由暗暗庆幸自己这次没有像以前装修时买红“牡丹”牌的,否则难免尴尬!
       老板是否会拖延装修工的工资?得到的回答是基本不会。现在企业招工的供求关系是求大于供,有点技术和专长的工人更是受到企业的青睐,若老板敢拖延工资的发放,谁还会给他们干活?此处不留人,自有留爷处!
        当然,我们也不能否认,确实还有一些企业,特别是一些中小型民企还存在拖欠、克扣工人工资的现象,但已逐渐减少,相信随着法律的完善和劳动者对自身权利保护意识的提高,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少。 
        在不少新一代“农民工”身上我们也看到另一种变化,从田头乡村走出来的父兄辈身上特有的纯朴、憨厚、吃苦耐老等特点在他们身上已渐渐淡化了,他们非常精明,具有商业头脑,长于计算,不愿做任何吃亏事,也不愿意从事艰苦的劳动等等。对此我倒比较理解,这个世界的人都在变,难道能要求某一部分人维持原状一成不变吗?不变,将很难在我们这个五光十色不断变化的城市立脚生根。
       所以我还是比较赞赏这些新一代的“农民工”,他们用自己的手挣钱养家活口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无可非议值得尊重,虽然有时他们手中的“刀”有点快,斩得我们有些肉痛。
       相反,对有些不顾人格尊严,胡乱编造各种原因跪地乞讨的年青人,以及那些以“没钱吃饭住宿”等为借口抢劫、偷窃的人,除了鄙视和厌恶外,我的情感上怎么也生不出同情和怜悯。因为我相信,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人,不管来自城市,还是来自农村,只要有一双手和健康的身体,能吃苦耐劳,都可以找到自己合适的生存位置。“有智出智,有力出力”,即使没有技术和专长,不能谋得既轻松挣钱又多的工作,或许永远也不可能跨入“富人”的行列,但依靠自己辛勤的劳动,解决温饱问题应该不成问题,何必做出这样自损人格、尊严甚至触犯法律的事呢?
      有些媒体记者将把一些懒汉、流浪者也归入“农民工”之列,我认为是滥施同情,是对辛勤劳动、奋发向上的“农民工”群体极大的歪曲和污辱!
      我还认为,将所有离开农村进城生活的人统称为“农民工”其实并不合适(尽管我也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称呼),因为现在很多“农民工”已不是早年那些忙时在家务农、闲时进城务工赚点钱补贴家用并且以“农”为主的农民,而是长年定居于城里,与“农村”和“土地”已没了密切联系的人。这些远离土地的“原农民”有的经商,有的务工,有的从事其它行业,还有的年青人本来就出生在这个城市,在这个城市读书、长大,早已融入我们这个城市,他们就是和我们一样的普通市民。
       在与新一代“农民工”的接触中,我觉得他们不需要“城里人”的同情和怜悯,不需要人为的拔高和过度的赞誉,也坚决抗拒某些自视“高人一等”的“城里人”的歧视,他们和“城里人”一样有七情六欲,有长处优点,也有短处或者陋习,不管如何,他们最想得到的是“平视”,过上像“城里人”一样的平凡生活,不想在被表扬或批评时另外加上一个特殊称号——“农民工”。
       确实,“平视”才是对人最基本也是真正的尊重,因为在这个世界中,本来就没有什么人比别人“高贵”,也没什么人比别人卑贱。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